主页 > 社会 > 女干部儿子没工作,家里却有4辆车,钱从哪来?纪委“回信了”

女干部儿子没工作,家里却有4辆车,钱从哪来?纪委“回信了”

上观新闻 社会 2020年09月04日

2019年6月,河南省委巡视组在开封市龙亭区巡视时,接到群众的一个匿名电话:“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刘彩玲儿子没有工作,家里却有四辆车,收入与消费不成正比,她家的钱是从哪来的?”

刘彩玲是龙亭区房屋征收办的一名工作人员,长期在拆迁指挥部负责城中村改造项目测量、结算等工作。接到群众举报后,办案人员成立调查组清查刘彩玲的家庭资产情况,同时走访群众,寻找突破口。

很快,调查人员发现刘彩玲以其儿子、儿媳名义全款购买了房产及轿车,这些钱的来源,全是以他人名义套取的拆迁征收补偿款。

走访群众时也发现了诸多可疑之处:

“刘彩玲曾让我在空白征收补偿协议上签过字。”村民秦大爷如实相告。

“我家房子拆迁的时候,刘彩玲让我和我老伴分别签过字。”村民王大娘此时还蒙在鼓里。

面对审查调查组的讯问,刘彩玲避重就轻地辩解:“我之前确实建了房的,因为我是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没法用我本人的名义去领补偿款,所以我才让一些群众签了空白协议。”在四邻多人证言下,证实刘彩玲所指位置是子虚乌有,她的谎言被“打脸”。调查组经过深入的走访之后,刘彩玲“空手套白狼”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的行为被坐实,龙亭区纪委监委果断对刘彩玲采取了留置措施。

拆迁款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

拆迁是一个城乡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一步,然而,拆迁中的职务犯罪却让城乡建设染上污点。据《中国法院报》报道,检察机关通过对近年来查办的房屋拆迁领域中的职务犯罪典型案例进行梳理,发现职务犯罪渗透在拆迁的各个环节中,绝大多数的“土拨鼠”是房管局“内鬼”或负责拆迁人员。

拆迁案中的贪腐程度有些超乎我们的想象。例如,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什刹海管理所原所长张吉春曾因在澳门赌博时一次输掉300余万元而“一赌成名”,据查,张吉春因贪污公款730万元、受贿29.9万元,2009年9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吉春的“赌资”,很大一部分来自拆迁款。2006年9月,他为偿还赌债,指使财务人员将本单位公款200万元转入以董某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内,财务人员便将在办理拆迁补偿过程中以被拆迁人王某名义获取的补偿款中的200万元转入董某账户。同时,他还与人共谋,将在办理拆迁补偿过程中以被拆迁人名义获取的补偿款中的57.2万元侵吞,其中他获赃款15万元。2008年1月,在张吉春的要求下,财务人员又将在办理拆迁补偿过程中以被拆迁人名义获取的补偿款中的50万元转入张吉春的个人银行账户。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年轻干部在拆迁工作中也未能抵御金钱的诱惑。2014年以来,一封关于村社干部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的举报信,揭开了隐藏在宜宾市翠屏区征地拆迁干部内的腐败内幕。据报道,被查的干部中,1989年出生的陈瑞林,案发时年仅26岁。2013年,陈瑞林通过招聘进入征地中心参加工作,却在一年不到的短时间内被宜宾市翠屏区西郊街道骑龙社区齐家社社长李世洪等人以“哥们儿义气”加“糖衣炮弹”拉下贪腐深渊,全然不顾党纪国法,最终以125万元的“成绩单”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在查处拆迁领域“土拨鼠”的过程中,群众举报是发现问题的重要途径。2018年,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纪委监察委陆续收到群众匿名举报,反映牛田社区的周岳甫在担任党委书记期间,利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迁管理等职务便利,在征地拆迁、工程开发建设领域收受贿赂的问题。经调查,周岳甫在担任牛田社区党委书记期间,帮助这家并不具备土地使用资质的公司,拿到了科技园区土地使用权,促使这家公司在2010年的征地拆迁中获得了590多万元的征迁补偿款。该公司回馈给周岳甫10%干股,并以分红形式多次给他汇款。2017年11月28日,周岳甫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追缴受贿款人民币230万元。在一审法庭上,他深深忏悔:“任何时候手中的权力都不能乱用,钱不要看得太重……身为一个村干部,却走向了犯罪道路,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神仙难救

据媒体报道,刘彩玲向群众拆迁款伸手最早是从2012年开始。当时,在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中,她动起了歪脑筋,让共有一套拆迁房屋的王某和何某分别签署了一份征收补偿协议书,在正常补偿过后,她虚构房屋,利用剩余的那份协议又再次申报了征收补偿款。有群众回忆:“当时让俺家属签过字后,刘彩玲又让我签了一份,也没说为啥,我也不懂拆迁程序,就签了,后面该补偿也补偿了,不知道她竟用俺名字套国家的钱。”

刘彩玲拿到钱后,虽然兴奋但多少还是有点忐忑。但当她拿这笔不义之财给儿子买了辆名牌轿车后,看着儿子高兴的样子,她的紧张和害怕旋即烟消云散。从2018年起,抱着给儿子多攒“家产”的念头,年近退休的刘彩玲屡次伸手,谋取不义之财。

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煎熬,刘彩玲曾寄希望于借助神佛之力,逃脱法律制裁。她每隔几天就请“大师”帮她“算上一卦”,还曾花费重金“请”了一尊佛像捐赠寺庙。不过,什么样的“神仙”和“大师”都“保佑”不了任性的权力。

“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案例近年来已多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2018年,广西区委巡视组到大新县巡视,收集到了群众的一些举报,反映广西崇左市大新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赵冠海有多套房产、违规经商、公款购买贵重礼品等等。对于群众的抱怨和连年举报,赵冠海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常年委托南宁一带一个自称具有超强能力的女巫婆做法,保其家宅平安。因为对巫婆的能力深信不疑,赵冠海曾多次跟随她一起去越南烧香拜佛“做法事”,后来因为职务及身份原因不便出国,就全权由巫婆代其去越南“做法事”。每次“做法事”他都要支付几万甚至十几万元,十年下来,赵冠海已经在巫婆那里花了100多万元。

就在被留置的当天,赵冠海还随身佩戴着一个开过光的护身符,也是从巫婆那里花8万元买来的。赵冠海终于幡然悔悟:“并不是我花了100万,组织就不留置我了,这根本阻止不了组织对我的调查,我感觉我被巫婆给骗了!”

健全制度,才能让“土拨鼠”无处藏身

这些年,全国各地城市发展“加速度”,棚户区改造、城中村改造及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重大项目,让城镇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这个过程中,因权力缺乏监督而滋生的腐败问题,也必须高度关注。据《检察日报》报道,工作人员梳理拆迁领域职务犯罪案件后发现,窝串案在拆迁职务犯罪案件中较为常见,例如北京崇远物美公司诈骗工程补偿款、补助费及生活特困补助案中,涉案人员达16人之多。通过这起案件可以看出,非法手段获得拆迁补偿款需经历若干环节,犯罪人员之间往往具有上下级关系,房管中心工作人员与社会其他人员勾结后,多采取互相配合、共同行动、合伙谋私的方式,顺利实现获取更多补偿款或更大回迁面积的目的。

刘彩玲案背后有没有此类的合伙谋私行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指出,刘彩玲案不能止步于此,还要问一问背后的深层原因。她所在的城中村改造项目指挥部存在制度不健全、分工不明确、执行不到位、监管漏洞多等种种乱象,因监管、履职不力,有10余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嫌违纪违法,也依纪依法受到责任追究。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加强制度建设才是预防“拆迁腐败”的根本之策。

综合自:人民网、四川在线、中国法院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检察日报

广告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