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山东一公司董事长被儿子指控当孙女面性侵儿媳妇,震惊: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山东一公司董事长被儿子指控当孙女面性侵儿媳妇,震惊: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锐途网 社会 2020年09月10日

近日,一条短视频在山东人的朋友圈中已然疯传;

视频中。一男子在一公司(山东淄博理光办公设备有限公司)门口敲锣大喊:“杨光金当着十八个月孙女的面性侵儿媳妇!丧尽天良!我没有爹了,我爹是个畜生!我也没有家了!”

视频一出,在互联网上就广泛传播。据网传:该男子是杨光金的儿子,也是被侵犯女子的丈夫;疫情期间,他将父母及妻子和孩子送往加拿大、温哥华。不料在7月12日,其父杨光金支开其母,当着孙女的面,将儿媳妇拖进水房强奸。据当事人微博介绍:其母曾放任其父出轨,并在此事发生后与其父统一口径,称此事为“通奸”。

杨某妻子被侵犯后她一直不敢将此事告诉丈夫,担心会因此影响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可这件事藏在心里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最终他实在无法忍受便将此事告诉了丈夫。果然,丈夫在得知此事后愤怒不已,他表示一定要让父亲为此付出代价。

当事人回应称:自己妻子(视频中男人的母亲)也知道自己的生理功能有问题,所以当时什么实际的都没有发生!

“淄博理光办公设备”微信公众号9月9日发布的《淄博理光声明函》称,“杨光金系我公司股东、名誉董事长,自2011年后不再参与公司的经营和管理。该事件是杨光金家庭内部事务,与公司运营无关。”

曝光视频内容原文链接: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546259490046196?_wb_client_=1&from=groupmessage

原文内容:


我终于见到了结束隔离的妻子和女儿,终于团聚了,也可以放心的把她们噩梦一样的经历讲出来了。

我到现在都在后悔,想不到当时出钱帮爹妈以及妻子孩子买飞机票去温哥华避难,却让妻子女儿面临了更大的灾难。

当时疫情刚开始,那时候的畜生杨光金和妈妈手里有四月份回温哥华的返程票,想着等四月份再走。

但是当时航班已经很紧张了,我就抓紧给他们和妻子女儿买了新的机票,想先把他们送出去避难,我处理好国内的事情再想办法过去。

结果后来航班停掉,出不去也进不来。妻子只能带着女儿和公婆在温哥华暂住着。

7 月12号,杨光金提前一天支开了我妈妈陈月芳,她的手受伤了需要疗养,杨光金把她送去了医院附近住,然后这个畜生赶回来,在列治文市的6180 NO.1 Road的住处,当着我女儿的面性侵了我妻子。

据妻子的描述,其实事情五月份就有苗头,杨光金说要带我妻子学车,当时她也没想别的,就一起出去学开车,毕竟她婆婆也在家里,结果开车回来的时候,妻子在副驾驶,杨光金这个畜生的手就伸过来摸她的手,被妻子立刻打开。

当时妻子很气愤,立刻就要买机票回去,她后悔的是当时应该立刻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或者直接公开化,或者报警。

她一开始想着息事宁人,加上极度恐慌,没有敢和任何人说。后来7.12性侵事件发生之后,我仔细问过她事前有什么征兆,她讲了学车的事情。

原来这个畜生是早有预谋了,有了这个苗头,那时候她们孤儿寡母想着忍耐和息事宁人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畜生只会觉得她们好欺负。

当时杨光金这个畜生担心我妻子和我说公公摸手的事情,还各种恐吓她,说她要是现在走了,那家里丢什么东西,那可说不清楚。

五月份那时候,妻子带着18个月的女儿,没地方去,回国又买不到机票,只好忍耐了下来,现在想想,当时这个决定太蠢了,她为什么要忍。

7.11号,杨光金把他老婆送位于南素里的15497 rosemary heights CR的房子之后,赶回了列治文。

我妻子当时还没察觉到危险,因为已经订好8月份的机票回国了。

她觉得还有一个月就可以见到老公了,没想到杨光金这个畜生已经忍耐不住了。

现在想起妻子在7月12号那天的遭遇,我还是会浑身发抖。

7.12号,妻子陪着女儿在客厅玩,杨光金这个畜生走了进来,先是假装聊天,其中说到自己想带着陈月芳回国养老,想把列治文的房子租出去,我妻子当时没接话茬。

结果这个老畜生突然说:”你要是肯和我好,我就说服你婆婆,把这套房子租给你”

说着就要来抱她,被她挣脱开了。

这个老畜生就把她往放洗衣机的水房拖,然后把她性侵了。

可怜我女儿才18个月,就看到自己身高183,体重200斤的爷爷把身高不到160的妈妈像小鸡崽子一样拖走,她刚要追出来就被杨光金反手狠狠关上了客厅门,只能咿咿呀呀在门后面叫…

幸好我女儿只有18个月,还没有记忆,不然…我不敢细想了。

妻子说她当时哭着喊:”你还是人吗?你有两个儿子,你对大儿子的老婆也会这样吗?”

杨光金这个畜生一边提裤子一边说:“怎么会,人家是上海大老板的女儿。”

事情发生之后,妻子处在极大的恐惧当中,想着赶紧报警,却没敢告诉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做出过激的事情,她也担心自己和女儿的安危,怕被这个老畜生疯狂报复。她告诉了自己的闺蜜们,闺蜜们都很气愤,却没什么好办法。

犹豫不决中,7.15号,我的外公过世,畜生杨光金回到南素里,陪妈妈陈月芳了。

我第一时间从杭州赶回山东老家参加葬礼,这时候妻子担心公开事情会让我和妈妈遭遇双重打击。

她想着再等几天,后来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就在7月20号,濒临崩溃的她和我说了自己那段时间的遭遇。

我听完她的描述,再问了几个问题,很快就确认事情真的发生了,我让她立即报警同时保留证据。

妻子说那时候她没立刻报警是因为还有个顾虑。

她觉得我还有个哥哥,9.6号就在上海结婚,之前女方家一定要公婆出席婚礼的,如果她报警导致人被抓了,担心我哥哥会恨她。

真是太傻了,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确实会有很多的顾虑,我知道自己妻子有多善良,但是我也知道自己禽兽一样的父亲有多么恶毒,我鼓励她立刻报警。

我那时候说了一番话:

”我知道你一个女孩子会有各种顾虑,包括一开始担心我和妈妈接受不了,没有立即和我们说,担忧女儿的安危,没有立即报警,包括现在担心影响我哥哥结婚,而在犹豫。

只是你为这么多人考虑,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自己,你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为何要忍着,何况,你担忧的人真的会为你考虑吗?”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我们先决定各自去咨询国内外的律师,收集证据,同时和我哥哥还有妈妈直接摊牌。

我妈妈陈月芳一开始坚决不信,不管说什么也坚决不信,最后妻子说了那个老畜生下面的生理特征。

包括他性侵时候讲的只有陈月芳和他才知道的,陈月芳的生理特征,陈月芳这才半信半疑,说腿软了,害怕,就挂了电话。

我哥哥知道我们要报警,说了一番话:

 

我和妻子分别咨询了国内外的律师,得知必须要在案发地报警,国内没有管辖权,回国之后这事可能会不了了之。

 

8月3号,妻子鼓足勇气,在温哥华报警了。

 

 

这是当事警察的名片

 

名片背后是当时报警的档案号。

迫于压力,杨光金和陈月芳以及我承认了,承认了性侵,但是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反咬一口,说是通奸。

为了让我相信,还编了小黄文,觉得我会因此不好声张。

可是时代变了,早就不是之前流氓为所欲为,受害者只能忍气吞声的时候了。反咬一口是强奸犯惯用的给自己脱罪的手法。

 

征得妻子的同意后,我就把杨光金这个畜生编造的内容发上来,里面只打码了我和妻子还有女儿的名字。因为后面还有录音可以和他这份编造的内容验证,证明他撒谎成性。

他编造的这个事情里,觉得我妻子勾引他的理由很可笑,更可怕的是他可能真是这么认为的,那就是他觉得我妻子穿着裙子学开车,出门之前洗澡,这些都是在勾引他。

我妻子根本没有超短裙,有的是连衣裙,到膝盖位置的,她生了孩子之后天天在家带娃,就没买过几件衣服。

我知道这个畜生的德性,全程硬刚回去:

这个畜生说自己愿意接受测谎,我也给妈妈提供了测谎机构。

结果后来我不管发什么信息他们都不再回应,后来发现妈妈把我删掉了,可能是杨光金硬把手机抢过来删掉的。

杨光金说愿意接受医学检验,去检验生理功能

 

后面这个畜生看到证据确凿,又一口和我妈妈咬定是通奸了,还有使用的避孕套记录,怎么这时候又有生理功能了?

 

还已经通奸好几个月了,早在好几个月前妻子就和闺蜜们诉苦过了,也和我讲过自己正在承受很大的压力和痛苦,只是我当时完全没想到她在承受什么。

这时候妈妈的话风变了,也一口咬定是通奸,说有证据,我说那具体的证据是什么?她说等她和杨光金回国,隔离期间会和我仔细讲。

然后后面再也没有回复过我。

现在想来,这无非是想把我稳住,以为等我气消了就不敢声张了,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杨光金还厚颜无耻地威逼利诱我,让我和妻子离婚。

可是他也不想想,妻子是受害人,如果连我都不帮她,那这件事情真的没人可以为她出头了。我如果拿了钱,和她离婚,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他以为人人都可以被钱收买,还编造了一个房子的理由,说我妻子是为了房子才勾搭公公的。

我这么多年自己创业开公司,没问他要过任何车房,包括我创业都没让他们出一分钱…我有底气和他硬刚到底。

 

我妈妈都来这么污蔑我妻子了,我忍无可忍

我和妻子的经济状况我们心里自己清楚。

之前国内创业赚到钱的时候,他让我帮他还温哥华的房贷。

当初国内创业没给过任何支持还各种冷嘲热讽就算了,温哥华的房子也是我哥哥的,却让我帮忙还房贷。

我妻子也知道这个事情的,因为我和她赚钱还可以,自己买房也可以买得起,所以没有去介意这个。

现在却污蔑我妻子勾引他是想要房子。

那么我想说,他们自己房贷都没还清,都没给自己两个儿子买到车房,我妻子作为儿媳妇,通过勾引公公就能得到房子??

是我让妻子去了不要说家里的经济状况,免得招惹是非。

结果,杨光金这个畜生觉得我妻子好欺负,经过预谋之后,犯下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后来知道他们在加拿大警察办案阶段,想要逃回国,我们赶在国内派出所报案。

 

 

接待的一位老民警听了很震惊,但是也很无奈,表示没办法,杨光金逃回国内,中国不可能把杨光金遣送出去,也没法立案,因为案发地不在国内。

加拿大警方也没法把他引渡回去,杨光金就从此逍遥法外了。

为了逼他回来,我今天在他公司门口挂了横幅。十多年的老员工们听到之后都很气愤,帮我悬挂的。

 

 

今天这件事情在淄博应该传遍了,我之前的发小都看到了图片和视频。

 

之前妻子问过我,说你们山东人是不是很在乎孝道,觉得这种事情不应该声张出去,你去挂横幅,你老乡会怎么看这种事情?会不会支持你?

我说,山东人没这么愚昧,这已经不是人做的事情了,这时候谁还想着去愚孝?

他还和没事人一样去参加我哥的婚礼:

 

 

从妈妈到哥哥,再到各个亲戚,一个个都选择了逃避和退缩。我那天咨询了6个小时的律师,律师也说法律上确实太难了,确实没什么好办法,劝我不要冲动。

可是想起来,之前杨光金这个畜生就有过找小三的事情,我妈妈选择了忍耐,为了我和哥哥,结果后来他在家里作威作福。

我妻子一开始在学车被欺负的时候也选择了忍耐,息事宁人,最后换来的是什么?

只有让他真正受到惩罚,我和妻子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如果这件事情能有个结果,说不定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让那些想要动歪心思的禽兽及时收手。

让那些正在经历这种苦难的女孩子勇敢站出来,及时把事情公开,吓退那些恶人。

让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好怕的,该瑟瑟发抖和感到羞愧的,是那些早就放弃了脸面的禽兽。

关于此事后续回应的截图:


 

视频男主发表的“写在热点之后”


难得睡了个好觉,已经有一个月没睡得这么舒坦了。

早在8月30号的时候,就去看过心理医生,初步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只是我向来不喜欢拿疾病来示弱博同情,并且我那时就已经清楚地知道,让恶魔受到惩罚才是最好的解药。

有些人期待的反转是不会来了,原因很简单,反转无非是要名要利。

如果要名,这个账号火了,对我和妻子女儿的生活没有任何好处,没有人比我们更希望这个事情是假的,也没有人比我们更希望这个事情能够早点结束,让我们回归正常的生活。

如果要利,我完全可以像上一条微博案例中那个男人一样,和妻子离婚,或者让妻子忍耐,默默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缩起头来等着拿家产就行了,干吗要鱼死网破从此决裂呢?

很多网友评论说我是英雄,或者某地之光,我担当不起,沦落到在街头为妻女敲锣呐喊来喊冤。

“英雄”至此,未必英雄。

相信热点转瞬即逝,能够占用大家一天的时间,我们一家人已经足够幸运了。

我始终相信法律,所以维权之前都详细咨询过律师,后续我们会继续推动温哥华那边警方的进程,争取早日将杨光金绳之以法,我们也会渐渐回归正常生活。

谢谢你们没让我失望,每一次的安慰和鼓励,对我和妻子孩子,都是一次慰藉。

星星点点的友善的评论,在互联网庞大的信息洪流中,看似渺小如芥子。在我们一家人心中,却大如须弥山。

以后说不定在现实生活中,会不经意间听到过往的行人谈起这次事件,听到他们讲这人间恶行是如何令人愤慨。我和妻子逗弄着孩子,默默走过。

大闹一场,悄然离去,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最后想了想,这次事件,淄博这个地方,带给我更多的反而是感动。

有发小和朋友们的积极帮助;有按次收费的律师耐心提供了六个小时的法律援助;有耐心询问和记录案情到半夜的民警。有不断在网上声援的淄博老乡。

虽然大家经常调侃说这里很土,出名的音乐人也就一个土味摇滚谢天笑,网红就一个土味视频朱一旦。

但这次事件会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我们这里依然有人愿意在网上勇敢发声,依然有人不去死守愚忠愚孝遮遮掩掩,在这个质朴的大地上。依然有着千千万万挣扎着不愿意放弃的人们。

知乎问答里,网友这么说的:


广告位
标签: